看的见广告网
行业新闻
2024-03-05
关中驾校

科技行业研报:为何科技巨头集体入冬?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23-07-07 15:55

广告占位2.png


大型科技巨头在2022年的总市值下降约2.5万亿美元。



2023年,大型科技巨头面临的主要不利因素包括通胀和汇率波动等宏观压力、来自竞争对手产品和服务的激烈竞争、供应链困境以及臃肿的成本结构。



大型科技公司在 2023年的机会包括削减成本和转向长期增长动力。



对硅谷的科技公司来说,2022年是艰难的一年。在经历了十多年的稳健增长和疫情带来的繁荣之后,由于宏观经济逆风、全球供应链问题和收入暴跌,Meta、Alphabet和苹果等大型科技巨头的市值总计减少了约2.5万亿美元。2022年11月,摩根大通(J.P. Morgan)美国互联网团队主管Doug Anmuth调查的互联网公司平均下跌53%,按市值加权跌幅超过40%,远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当年下跌16%的表现。



如今,通货膨胀、不断上升的利率、缓慢的增长以及未来潜在的经济衰退,正迫使这些科技公司重新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重新定位未来。大型科技公司在2023年下半年的前景如何?该行业能否经受住这场宏观环境的风暴?



宏观经济的不利因素



通货膨胀正在挤压人们的可自由支配支出,这反过来又抑制了消费者对科技产品和服务的需求。苹果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早在2022年9月,由于销量下降,这家电子巨头曾一度要求供应商放弃增加iPhone 14系列产品的生产。



摩根大通电信和网络设备/IT硬件团队主管Samik Chatterjee指出,“经济状况或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可能导致智能手机市场减速或收缩,而且这种收缩的幅度大于预期。这将对苹果的增长前景产生负面影响”。



消费者支出放缓



以下为摩根大通在美国的研究中心的相关数据:总体而言,消费支出呈现同比下降的态势。



此外,大型科技公司也在努力应对波动的外汇市场。亚马逊旗下提供按需服务的云计算平台的亚马逊云科技(Amazon Web Services)也受到了美元汇率的影响。“鉴于亚马逊AWS的价格主要以美元计价,并且经常与国际客户密切合作,对这些客户来说,这项服务变得更加昂贵。在某些情况下,我们认为这会导致亚马逊在价格上进行让步,以减轻对客户的影响。”此外,在经济衰退的背景下,一些客户正在转向较低配置的选择,以控制成本。



同样,微软一度公布了五年来最糟糕的季度收入增长,其中原因包括美元汇率等因素削弱了该公司Azure云计算服务的国际收益。这与更高的管理费用结合在一起——因此,该公司预计其营业利润率在2023财年将收缩约1%,部分原因是额外的账单增加。



摩根大通美国企业软件研究团队主管Mark Murphy表示,“在我们看来,微软的业绩表明,在不久的将来,整个宏观环境将更具挑战性。”“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提醒,这使我们警醒,通胀成本等压力带来的影响错综复杂,甚至可以触及被企业忽视的角落,从而形成一个雷区。”



膨胀的成本结构和裁员



2021年和2022年,科技行业的招聘竞争日益激烈,科技公司纷纷提高薪酬和福利,以吸引和留住人才。然而,上述宏观压力正迫使大型科技公司通过精简员工来优化成本。



在此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上,Meta一度报告其整体营收呈现同比下降,主要原因是宏观环境充满挑战,竞争压力加剧,广告销售疲软。此外,该公司此前在虚拟世界的支出仍然很高。2022年底,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决定裁员1.1万人(约占Meta员工总数的13%),并宣布冻结招聘。与此同时,该公司还在减少其他领域的可自由支配支出——具体来看,这是通过缩减预算、减少福利等实现。随后,Meta还进行了多轮规模不等的裁员,主要涉及技术、产品等业务部门。



“鉴于Meta在过去几个季度的收入增长放缓、并且在前些年招聘人数大幅增加,我们认为裁员对该公司来说有利的。根据2022年Meta每位员工的支出估算,裁员理论上可以每年为该公司减少约80亿美元的成本。”“这表明该公司管理层正在加强管理纪律。”



摩根大通美国互联网团队主管Doug Anmuth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在2023年下半年的主要机会包括通过裁员和更严格的运营纪律来调整成本结构,更加关注利润和现金流,负责任地转向新的增长动力,并在这一艰难的宏观时期获得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亚马逊也在裁员。与同行一样,该公司第三季度的收益低于预期,这主要是由于该公司核心电子商务业务和亚马逊AWS面临宏观压力。此外,该公司此前就宣布计划裁员1万名企业和技术人员。



与Meta一样,亚马逊此举旨在削减该公司的成本结构。Anmuth分析指出:“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随着亚马逊配送网络和员工数量不断合理化,亚马逊正在平衡近期宏观环境和长期战略机会之间的投资。”“我们仍然相信,该公司能够重新加速收入增长,并在2023年扩大营业利润率。”



技术供应链



尽管全球供应链问题在2022年下半年有所改善,但供应链的中断可能仍会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困扰大型科技公司。Anmuth指出,“例如,尽管亚马逊继续受益于高库存水平和更快的送货速度,但该公司也面临着送货司机供应不足和更高的劳动力成本方面的一些运营挑战”。



与此同时,苹果也还面临着供应链问题。此前,苹果在中国郑州的主要装配厂——负责全球大部分iPhone Pro的供应——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当时,该公司面临近600万部iPhone Pro的生产缺口。



摩根大通Chatterjee表示,“苹果iPhone的供应似乎已经从低谷水平反弹,大多数地区的交货时间都在好转。“总体而言,我们预计,2023财年iPhone的总销量将达到2.37亿部左右,这一数字意味着同比下降4%。”



科技产业竞赛



其他几个社交媒体平台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将是2023年全年大型科技公司面临的另一个关键阻力,尤其是对Meta和Alphabet来说。



TikTok的“失控般”流行导致了用户注意力分散,该领域的竞争加剧,从而导致了广告收入的竞争。事实上,研究公司Omdia估计,到2027年,TikTok的广告收入可能会超过Meta和YouTube视频广告收入的总和。



摩根大通的Anmuth表示,“对Meta来说,来自TikTok的激烈竞争和苹果iOS隐私政策的变化——让用户更好地保护自己的数据——都将产生比预期更大的影响,而Instagram Reels功能的增强将在短期内对其盈利产生不利影响。”“此外,我们认为,Instagram Feed和Stories上的广告量已经达到饱和。”



用户粘性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以下为美国社交媒体成年用户每天花费的平均时间(以分钟为单位)。



可以看出,到2024年,美国社交媒体成年用户预计每天在TikTok上花费的时间最多(平均48分钟),其次是YouTube(46分钟)、Snapchat和Instagram(31分钟),然后是Facebook(27分钟)。



大型科技公司寻找长期增长机会



总体而言,大型科技公司在2023年下半年仍然面临着无数挑战,包括宏观压力、竞争加剧、供应链困境和成本结构问题。对于科技公司来说,将会陷入两难境地,既要为新技术趋势大量投入研发,又要控制成本,谁能找到其中的平衡点谁就能活下去。



然而,每一朵云都有光明的一面:这些公司现在正在重新定位他们的商业战略,这可能为大型科技公司进入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时代铺平道路。



其中包括向少数高优先级增长领域倾斜。例如,亚马逊的Prime服务、加强第一方与第三方库存的灵活性等举措将成为该公司2023年零售业务的主要优势,而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的多年领先优势将巩固AWS作为全球市场领导者的地位。



Alphabet将通过发展谷歌云(Google Cloud)等非广告业务,寻求实现收入来源多元化。至于Meta,该公司预计将继续专注于其新的人工智能引擎、广告和商业平台,以及向虚拟世界的转型。



Anmuth在研究后表示,“总的来说,大型科技公司在2023年下半年的主要机会有很多,包括通过裁员和更严格的运营纪律来调整成本结构,更加关注利润和现金流,负责任地转向新的增长动力,并在这个艰难的宏观时期不断获得市场份额,”这些公司的预期已经变得更加合理,这些企业应该仍会承受一些压力。”